奇亿代理

奇亿代理

卢冲不只是喜欢女演员,他也喜欢男演员,说的当然不是取向,而是他们的商业价值,换言之,在卢冲眼里,他们不是行走的荷尔蒙,而是行走的摇钱树。``し【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ia/u///】

    跟胡哥的少年得志相比,靳栋绝对是一个大器晚成的演员,是典型的中戏培养出来的演员,没有北电、上戏出产的演员身上那种浮躁,他沉稳地演了好多年的话剧,磨练出扎实的演技。

    拍电影、电视剧,一个镜头可以ng几十条,但在话剧舞台上,表演需要演员一气呵成,这非常考验演员的演技,也非常磨炼演技,后来胡哥演技突飞猛进就是靠潜心演了几年话剧而成就的。

    那一世,在《伪装者》之前,卢冲就此曾看过靳栋主演的《箭在弦上》,就是用弓箭射杀鬼子的那个抗日神剧,再怎么荒唐的设定也掩盖不了靳栋扮演的那个荣石散发出的光芒,华妃蒋小欣在里面演女主角,她的光芒完全被靳栋掩盖了,看完整部电视剧,不由得为靳栋的演技折服。

    靳栋很擅长用眼神,用细微的表情传递丰富深厚的情感,很内敛很细腻,声音条件和台词功底都很棒,气场强大,在饰演这种需要有很强气场和掌控力的人物,相得益彰,可以说,陈保国之后,便是他了。

    靳栋出道并不算晚,他76年出生的,1993年就入行了,可一直到2015年的《伪装者》才真正大红大紫,这个时候,他已经三十九岁了,作为一个明星最容易出商业价值的二十年,都被他低调地错过了。

    卢冲是想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让靳栋提前一点红呢,看看能不能把拥有偶像外表的他变成后来胡哥那样偶像实力兼具的明星呢。

    抱着这样的心思,卢冲来到了北影的一个影棚,见到了靳栋。

    出乎卢冲的意料,这个时候已经二十一岁的靳栋,浑然没有后来大器晚成的沉稳大气,反倒是少年得志忘形满脸得色的样子,让卢冲有点莫名其妙。

    他马上从靳栋的履历里得知,二十郎当岁的靳栋,跟后来的演技派男神吴修博的早年有点像,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就干脆什么都去尝试,在歌厅唱过歌,在酒吧当过服务生,后来念了个中专,出来以后找了份工作,第一个月工资就有一百零几,而一般人当时才挣几十块钱,当时他就心满意足了。后来有一天遇到一个好久不见的发小,说靳栋你都长成这样了,会演戏吗?“演什么戏?”“拍电视。”“好玩儿吗?”“好玩儿好玩儿,特别好玩儿,你跟我去试试。”

    就这样,17岁的靳东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东方商人》,演少年高显阳,20集的戏他出现了5集,成年版的演员是当时刚刚成名的高曙光,这个人可能很多人不怎么认识,换个表述方式,唱《梦里水乡》的江姗的前夫。

    “嘿,这东西真挺好玩儿的!”在“好玩儿”的促使下,他又拍了七八部戏,都是演男一号的青年时代。后来靳栋第一次出演男一号,在电视剧《母亲》中扮演岳红的儿子,电视剧在全国30多个频道播出,他的片酬与收视率一道,“噌噌噌”地上涨,人也变得有些飘飘然了。

    卢冲的岁数比靳栋还要小上两岁,但这一年来的经历让他的气质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锋芒毕露,沉稳得像三十九岁时候的靳栋一样,反倒靳栋此时的表现有点像刚重生时期的卢冲自己。

    靳栋此时没有进中戏学习,半个脚也算踏入这个圈子的,他自然知道卢冲的名气和地位,面对卢冲冷峻审视他的目光,他渐渐地不再抖腿,也不再嚼口香糖。

    卢冲没有指责他什么,而是微微一笑,说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靳栋连忙好奇地问道:“谁?”

    卢冲笑道:“周闰发……”

    靳栋喜不自胜:“就我这个样子,也能跟发哥相提并论啊,您太抬举我了!”

    卢冲摇摇头:“我说的是周闰发曾经的好朋友吴梦达,他二十多岁演《楚留香》里面的胡铁花,出名了,就迷失了,天天不是喝酒、玩女人,就是赌钱,结果没多久,就欠下了几十万的赌债,后来他去找好朋友周闰发借钱,可是周闰发没有借给他,后来吴梦达幡然醒悟,决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从1980年到1984年,他开始真正重新学表演,看很多老前辈的戏、看书、思考,全香江都知道他赌钱破产,连无线都雪藏他,一半收入都要交给银行,日子过得很苦,但那是他人生和事业的转折点,过了一年艰苦的还债日子,夹着尾巴做人,终于在周星星的电影里东山再起,成为金牌绿叶。”

    靳栋脸上挂着一抹不以为然:“您跟我说这个什么意思,我又不赌钱……”

    卢冲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你好好想想吧,本来你的形象和天赋都不差,实在不应该再在这种不入流的电视剧里浪费时间了!”

    等卢冲走了,靳栋好好地想了一番,才幡然醒悟,意识到,卢冲说吴梦达的事情是在提醒他,不要因为这一点点的小成就就迷失自己……

    第二天,靳栋来华星娱乐见卢冲,说了自己悟到的东西。

    卢冲笑着点点头:“你悟性不错,但基础积累不够,这样吧,你今年先到中戏进修一下,明年考一下中戏。”

    虽然靳栋的醒悟和蜕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以他后来的表现,卢冲愿意给他时间去改变,合约依然签了很长的时间,条件也给得很优厚,卢冲相信,凭借自己的造星能力,靳栋未来能创造的会比那一世更多。

    一年后,22岁的靳栋考上了中戏表演系。开学后课间打篮球,小他两岁、大他两届的刘晔对着大喇叭解说:“现在我们看到,靳栋正在带球过人。靳栋这位同学啊,是中央戏剧学院有史以来最老的新生……”

    这位“最老新生”比其他人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22岁到25岁,一个年轻演员的黄金年华,他把自己藏在校园里拼命吸取知识,没有一天早于一点半睡觉,每天睡眠不超过5小时,别人交一篇作业,他主动交两篇,与隔壁班的女友交往了两年,没有陪人家逛过一次街,心思全在排戏上,后来就分手了。

    当他幡然醒悟后,便如吴下阿蒙,让卢冲刮目相看,在靳栋打基础的时候,卢冲没有给予他很多演出机会,等他毕业后,安排他去演话剧,再慢慢地给他一些演出机会,别的不说,至少会让他提前十年爆红。(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