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亿开户

奇亿开户

“啊,你们收购了华星唱片?”阿娇在感情上是很傻很天真的女生,但她对于其他的事情并不傻,反应还挺快的:“我知道,梅姐在华星,可王霏也在你们公司吗?”

    卢冲点点头:“我已经和她签了意向合约,六千六百万的签约费。”

    阿娇睁大眼睛:“真的啊!那你的公司还真的挺有实力的!可是,我真的行吗,我有那个能力吗,我对自己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你没信心,我给你信心!”卢冲看四下人多嘴杂,就带着阿娇,回到酒店。

    在酒店的房间里,他给阿娇稍微化了下妆,让她对着镜子看看自己。

    阿娇本来底子很好,再经过卢冲的微调,五官精致,肤色晶莹剔透,论颜值,已经进了九十的梯队,香江娱乐圈里八零后一代,她的颜值甚至比巅峰时期的张波芝还要好,更别说其他女星了。

    “这是我吗?”阿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有这么漂亮吗?”

    卢冲点点头:“你本来底子就好,不然就做不了模特,只要再有合适的妆容,你的脸蛋完全可以这么漂亮,可是你的个头和形体以及你的气质,都注定了,你只能做杂志的封面模特,做不了t台上光鲜亮丽的超模……”

    话说到这里,阿娇有些黯然:“我知道我的个头矮……”

    卢冲笑道:“做模特确实需要个头高一些,可做歌手做演员却不需要那么高的个头,你有这么漂亮精致的脸蛋,再稍微打磨一下气质、歌技、舞技、演技,将来必定能大红大紫!”

    阿娇还是一脸不自信:“我唱歌也不怎么好听。”

    卢冲扫描了一下她的属性,此时的她未经训练和雕琢,歌技确实一般,只有六十多点,但歌技本身确实不是一个歌唱组合成员的标配,像she里面真正会唱歌的只有hebe一个,小虎队里唱功值得一提的也只有霹雳虎,棒子国某些组合里面的某些火得一塌糊涂的歌手其实只是舞技了得,歌技一塌糊涂。

    卢冲查看了一下系统,发现里面储存了某个出柜歌手的歌技,那个歌手之前也在回归晚会彩排过,但他的思想意识跟大家不太契合,彩排到了一半,突然宣布退出表演,并大骂内地人,卢冲非常恼火,就顺势剥夺了他的歌技,从此之后,那个人歌技大跌,再也唱不了歌。

    卢冲非常自然地握着阿娇小巧的玉手,认真地看着她:“我对你都有信心,你对自己要更有信心!这样吧,现在你试着唱一下《千千厥歌》!”

    阿娇的小手被卢冲的大手握着,感到卢冲手掌传来的温度,看着卢冲深邃眼眸里传递的欣赏和信任,她心里暖了起来:“可这首歌很难唱!”

    卢冲笑眯眯地看着她:“你现在就试着唱一下吧,反正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唱差了也没有人笑你!”

    阿娇便装着胆子唱了起来:“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

    她蓦然睁大眼睛,惊讶道:“我怎么唱得这么好!我从来没有唱得这么好过!”

    卢冲笑眯眯地看着她:“继续唱,把整首歌唱完吧!”

    阿娇继续唱道:“如流傻泪,祈望可体恤及兼见谅,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的漫长。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唱到这里,是整首歌比较难唱的地方,她又有点不自信,看到卢冲明亮的眼眸,从芳心深处涌出一股勇气传遍全身,继续唱了起来:“来日总是千千厥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啊,因我今晚共我唱,临行临别,才顿感哀伤的漂亮,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何年何月,才又可今宵一样。停留凝望里,让眼睛讲彼此立场。当某天,雨点轻敲你窗,当风声吹乱你构想,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唱完整首歌,阿娇呆住了:“我今天怎么唱得这么好,完全想不到!”

    卢冲怎么能告诉她,是自己赠给她二十点歌技,让她的歌技提升到八十五点,虽然比不上王霏、叶倩雯、陈慧娴等人,却比后来那些女歌手要得多。

    他笑眯眯地看着阿娇:“是你对自己有信心了,有信心放得开,自然就唱得好了,说实话,你唱得还是没有原唱好听,却比香江大部分女歌手要强得多了,而且歌唱组合对单人的歌技要求没那么高,你完全够资格进入一个组合里面!”

    阿娇的注意力不再停留在自己歌技的陡然提升,而是被一个新东西吸引住了:“什么,组合?”

    卢冲笑道:“我们现在正在找另外一个女孩,让你们两个组成一个组合,我敢保证,经过我的打造,你们会成为华娱音乐圈最红的女子组合!”

    看着卢冲英俊阳光的笑脸,感受到他坚不可摧的信心,阿娇的心也荡漾起来,但她还是心有疑虑:“我的性格不太好,可能不适合当艺人。”

    卢冲虽然在这一世跟阿娇接触不多,但在那一世,对她的了解可不只是那些照片,因为她精致的五官和内媚的气质,对她颇多关注,关注的比蔡卓研多得多,他知道,虽然阿娇爆出照片门,但她因为童年的阴影,是个很在乎脸面的人,做明星很多年后,她依然会因为紧张而豁不出去,常常面无表情面对大众,被人误读为傲慢、小性子、摆臭架子。

    卢冲便跟她谈心,谈自己父母车祸后自己的心路历程,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同理心,得到她的认同,然后冷读她:“你其实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你只是不喜欢跟陌生人讲话,人多的时候,你会怕,会害羞,你紧张的时候,就会笑不出来,因为你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欲……”

    对她的很多冷读,都是源于她那一世的很多行为而分析出来的,阿娇却觉得,卢冲好懂她,比她母亲还懂她,是最懂她的人,是她的知己。

    卢冲亲昵地拍拍她:“我遇到难题了,没人可以帮我,只能靠自己咬牙硬撑,你比我好,至少你有我这样一个老板可以依靠,以前你遇到什么事情都一个人硬撑,以后你有了我,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帮你解决,你不用再硬撑了……”

    十几岁就出来做模特养活家人,阿娇确实很累,而最关键的是,她一直没有可以交心的人,生活中的疲惫她无处倾诉,现在遇到了卢冲,一个让她安心让她信赖的男人,她情不自禁地倒在卢冲怀里。

    当心锁被卢冲打开后,阿娇便对卢冲敞开了心扉。(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