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亿招商

奇亿招商

 当时卢冲买了那本杂志,回到酒店,叫来四个保镖,交给他们一个任务。

    当卢冲在会展中心彩排的时候,那四个保镖不用去执行防止狗仔队的任务,就去找到阿娇,同时还要找到蔡卓研。

    当然,他们都会有个新身份,华星音乐香江分公司的星探。

    那一世,蔡卓研到了高三,也当了兼职模特,此时是1997年,她刚上高一,还没有当模特,卢冲没有她现成的照片,便按照记忆,画下她的画像,让他们按照姓名和画像,去找蔡卓研。

    阿娇很容易找到,到了那个杂志社,问到阿娇的家庭住址,找到阿娇的母亲。

    卢冲这才知道,阿娇是个苦孩子,她一岁丧父,母亲改嫁,从此就注定了阿娇坎坷的生活,由于母亲改嫁不方便带着她一起,阿娇不得不被寄养,在外婆、姨妈、舅舅家轮流寄宿,甚至还被寄养在托儿所,她缺乏正常孩子的快乐童年,也无法享受父母的爱,伴随着阿娇童年生活的就是流徙,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女生要承受多大的磨难才能在圈里支撑。

    因为面容姣好,在妈妈的推动下,阿娇早早地做了兼职模特,从高中就开始在一些杂志上拍摄平面照片。阿娇曾表示,由于小时候没有爸爸,家里只靠妈妈肚子一个人支撑,所以长大就希望家里生活得好一些,入行也是为了生活安定。

    本来阿娇的母亲不赞成女儿加入一个内地人开办的娱乐公司,可当卢冲拿出两百万签约费,被艰难生活折磨够的阿娇母亲欣然同意。

    结果,阿娇却不同意了,她不想离开香江去内地。

    那些保镖每个都拙嘴笨舌,非得要卢冲亲自出马去劝阿娇,卢冲忙于排练,没时间去,一直等到回归晚会结束后他从奥门回到香江,才有时间去劝说阿娇。

    当他到阿娇家里,她母亲说阿娇现在正在片场拍杂志照片。

    卢冲便赶去拍摄现场。

    在香江一处偏僻的公园里,聚集了一群人,从那些摄影器材、打光设备、道具上来看,他们是在给杂志拍照片。

    相对于拍戏,拍杂志照还是比较容易的,阿娇略微化了点淡妆,站好位置,摆好姿势,两边打光师摆好位置,自然光线和打的光搭配合适,嘁哩喀喳,摄影师一口气给阿娇拍了几十张照片,一边拍,一边赞叹:“好!非常好!阿娇的五官太精致了,太上镜了!”

    就在人们忙着拍照的时候,公园一侧道路上驶过一辆跑车,跑车上一个年轻男子好奇地瞥了一眼公园里的拍摄场景。

    看到了清纯动人的阿娇,那个年轻男子睁大眼睛:“好正点啊!”

    他停下跑车,跑到公园里面,冲阿娇邪邪一笑:“美女,你好靓啊,做我女朋友吧!”

    阿娇还没说什么,摄影师不满地呵斥那个男子:“痴线,你泡妞不分场合啊,没看到我们在拍摄的吗?赶紧走!”

    那年轻男子嘴巴一歪,抡起巴掌,啪地打了摄影师一个耳光:“丢你老母!敢赶老子!”

    杂志社里其他几个男职员不干了,冲上前帮助摄影师,劈头盖脸打了那个男子一顿。

    那个男子被打得鼻青脸肿,他歪着嘴巴,指着杂志社的人:“你们他妈等着!老子找人收拾你们这些扑街!”

    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爸,我被人打了!”

    过了没多久,三辆轿车疾驰过来,一个长相俊朗但气质阴柔的中年男子带着八个身形壮硕的男子冲进拍摄场地:“,谁打你?谁他妈敢打你?”

    那个歪嘴青年指着杂志社那帮职员:“就是他们这群扑街!”

    “丢你老母!”那个阴柔中年男子吼道:“竟然敢打我陈泽明的儿子,给我砸,给我打!狠狠地砸!”

    那八个壮硕男子冲上前,把杂志社四个男职员和那个摄影师一顿暴打,还把拍摄器材一顿狂砸,现场一团乱糟糟。

    阿娇吓得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那个歪嘴青年走上前:“靓女,你好正点啊,我好想泡你啊,跟我走吧!”

    阿娇一个劲摇摇头:“不行,不行!”

    那个歪嘴青年伸手要拉阿娇,阿娇连忙往后躲,躲着躲着,不料后面是公园往下走的台阶,她整个身子一趔趄,就要摔下去。

    这个台阶很高很陡,摔下去肯定摔残废,阿娇吓得脑子完全空白了,一个劲地闭着眼睛尖叫着。

    出乎她的意料,迎接她的不是冰冷坚硬的台阶,而是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她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太阳,不,像太阳一样灿烂耀眼的绝世美颜,天呢,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美的男人,他脸上浅浅的笑容好灿烂。

    她恍然想起,她见过这张脸,这个人在回归晚会上跟刘天王演唱《中国人》,还跟体操王子李宁合唱《男儿当自强》,他不但长着非常帅,唱歌唱得很好听,他的拳打得也很好看,那一晚的回归晚会星光熠熠,无比耀眼,在阿娇眼里,卢冲这颗未曾在香江绽放过的星最亮眼。

    刚才陈泽明带人进拍摄场地大闹的时候,卢冲已经到了,当时他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阿娇和歪嘴陈已经认识了,他们正在拍戏呢,但看到后面,觉得有点不对劲,陈泽明带的人是真的下手打,而歪嘴陈面对阿娇时的表现不像是认识的,而是一见钟情死缠烂打。

    当阿娇被歪嘴陈步步紧**得要摔倒下来,卢冲身形如电,跃过十几节台阶,轻轻地把阿娇那娇小的娇躯揽在怀里。

    歪嘴陈刚从加拿大回来,他没有看回归晚会,自然不知道卢冲是谁,看阿娇靠在卢冲怀里满脸红晕,妒忌心起,指着卢冲喝道:“衰仔,你是谁?”

    卢冲看着歪嘴陈,眼神有些复杂。

    那一世,每每谈起歪嘴陈,卢冲都会尊称他为陈大师,由衷佩服他的泡妞技术和摄影技术,要不是陈大师能耐大,普通吊丝那里能欣赏到阿娇和张波芝那样的玉女明星的私密,虽然很多男人会辱骂歪嘴陈,其实心里都想成为歪嘴陈那样的男人,卢冲也不例外。(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