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亿招商

奇亿注册

刘倍信以为真:“那该怎么办?”

    卢冲微微笑:“你退后几步。”

    刘倍听卢冲的话,往后退了几步。

    卢冲抬起脚,踹在大门上,那道防盗门连同里面的木门,哐当声巨响,全都倒了下来。

    刘倍目瞪口呆,难怪人家说卢冲身怀武功,不亚程龙李联捷,看来是真的。

    卢冲疾步冲到卧室门,又哐当声,踹开卧室门。

    对男女来不及穿衣服,光着身子,目瞪口呆地望着垮掉的木门。

    刘倍看到这幕,完全明白了,为什么卢冲说里面有小偷,确实是小偷,偷走她爱情的小偷。

    刘倍出奇的冷静,没有哭,没有闹,看着那个男子,字句地说:“张建,离婚。我什么都不要。我现在就去找房子。”

    张建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哭喊道:“蓓,原谅我,我时糊涂,我错了,我不想离婚,我不想……”

    不得不说,张建这货人如其名,真的很贱,上世,他先是婚内出轨,跟刘倍离婚,后来又想起刘倍的好,再死气白赖地把刘倍追回来,以至于当时有个新闻名为“刘倍的新男友是她前夫”,这世,他错了,就没有机会了。

    眼看他要跑过来抱着刘倍的大腿,卢冲看他光着身子极为丑陋,便飞起脚,把他踢回到床上:“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张建恼羞成怒,指着卢冲和刘倍骂道:“你们两个早就勾搭到块了吧,奸夫****!现在巴不得我犯错,对吗!刘倍,你个不要脸的,人家比你小那么多,你都要勾搭,我以前咋没看到你这么贱啊。”

    刘倍气得差点昏厥过去,这就是她爱了三年的男人啊。

    卢冲气不打处来,上前啪啪打了张建几个耳光:“你给我听清楚,我和蓓姐刚开始搭戏,今天送她回来,蓓姐还说,她和你起给我过生日,却没想到,看到这么丑陋的幕,更丑陋的是,你居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龌蹉把别人想得更龌蹉。我本来尊重蓓姐的决定,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净身出户,赶紧滚蛋!”

    张建也是混影视圈的,也算是影视剧投资人,他恍然想起,听圈里个来头不小的人说,现在圈里来头最大最不能得罪的人就是冲哥,谁得罪了冲哥,就寸步难行,而这个冲哥,就是面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卢冲。

    他噤若寒蝉,连忙穿好衣服,要拉着他那个小三离开房间。

    却万万没想到,那个小三啪地给他个耳光:“时糊涂?错了?以前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全都是放屁!老娘就当是被狗草了!”骂完以后,洒脱地走了。

    张建还想对刘倍说些什么,卢冲脸色沉:“还不快滚!”

    张建连忙灰溜溜地走了。

    刘倍苦涩笑:“何必呢,这个房子我是不想再住下去了!”

    卢冲淡淡笑:“这房子在二环之内,若干年后,价值几千万,何必便宜那个混蛋,你不住,可以先租出去。”

    刘倍苦笑道:“那我到那里住呢?”



相关文章